端午佳节不出门在家也可看山水——东京国立博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10-24 05:44 浏览次数:

  原标题:端午佳节不出门,在家也可看山水——东京国立博物馆中国书画作品小览

  首先祝福各位读者朋友们,端午节快乐!祝各位吃好喝好~我们这期给大家带来日本馆藏的一些字画介绍,让大家在闲暇之余放松欣赏一些经典作品。

  这期给大家分享《秘色日本》中所写馆藏于东京国立博物馆的一些中国书画作品。

  到了博物馆,我首先去日本本土以外的亚洲艺术馆,最先看的当然是中国艺术展。

  我比较喜欢中国书画,可博物馆中的经典作品不多,或者说很少有令人惊艳的收藏。博物馆中梁楷的画是主力,可2010年已在上海博物馆中展出过,现在算是重温旧梦。

  最能代表梁楷特点的是《李白行吟图》,风格受到北宋大画家李公麟的白描的影响,可更有灵感,寥寥几笔淡墨,形神皆备。另一幅《六祖截竹图》也是异曲同工,是梁楷的简笔水墨画代表作。

  《六祖截竹图》描绘的是禅宗六祖慧能在截竹的瞬间大彻大悟的情形,这引起日本禅画作家的共鸣,所以我们经常能看到日本绘画中透露的相似气息。

  右图,《雪景山水图》,传梁楷作, 南宋 - 元代 13-14 世纪,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出山释迦图》有落款“御前图画·梁楷”,说明是他在画院时的作品,画风也严谨些。人物的设色较为传统,运用了印度中亚的行云流水描的衣纹法。

  “转向了一个不同于临安帝王园林景致的视野。为了抓住那种令人敬畏的体验,画家必须去感受漫无边际的山峰及其荒芜、原生态的活力。这不是一个宫廷贵族所发明的村野风光,而是一位真正山林隐者凄凉心境的写照。”

  《雪景山水图》的精妙在于,“与巨大雪山相对的骑驴人物和雁群等,遍布画面各个角落的微小存在均细致表现,如实反映出梁楷作为山水画家的深厚功底。”(《亚洲美术100选》)

  传为五代末期后蜀画家石恪的《二祖调心图》的画面很有趣,但疑点很多。东京国立博物馆的专家认为此图原是一幅画卷,传到日本后被改装成对幅画轴。

  传石恪作此画,依据是伏虎图轴的左下角有“乾德改元八月八日,西蜀石恪写二祖调心图”。但从名款和年款看,都不可能是石恪的作品,如“西蜀”在石恪时代不可能使用,五代也没有出现作者在画款题写年款、名款的样式。

  日本专家还发现独坐的那幅图画左侧身边的边缘有明显的拼接痕迹,他们推测此处原本描绘的是依附在袋子旁酣睡的布袋和尚。不过,中国美术研究者余辉认为,布袋和尚与卧虎者不构成人物的组合关系,更有可能是一条被降服的龙,由于它包含着鲜明的时代特征,容易让人识别不可能出现在石恪时代,作伪者因此裁去了这条龙。

  余辉继续推理,这两轴的内容应该是“降龙”和“伏虎”,极可能是十八罗汉中的两帧。

  如是,《二祖调心图》的名称也伪。二祖是北魏至北齐时期的禅宗名僧慧可(487-593年),他原为儒生,后求道于达摩,在雪中断其左臂,方得佛法。但图画中的人物已是僧人,双臂俱全,不可能是二祖啊。

  结论是,原画者是宋末元初画僧,属于粗劲狂放、简洁随意的画风,本无意作伪,而是后人见有利可图、有机可乘,作伪者裁剪之后,书写了题文,从字迹看,似明人的手脚。


上一篇:古画中的武林“萌主”    下一篇:日本博物馆藏|中国画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