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人为啥爱吃十香菜?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10-26 17:34 浏览次数:

  年纪越长,越容易怀念故乡,早上在公园里看到竹篱笆墙上开几朵牵牛花,脑海里浮现的竟然是老乡夏天瓜棚子外爬满的丝瓜南瓜藤蔓,还有藤蔓上开的黄花,结的绿瓜。

  乡愁如烟,常常因为一个小小的因由弥漫开来,就像今天,在某常去的论坛看到一个关于叶子的提问,然后,我的思绪又翻山越岭,回到故乡。开始一场关于十香菜的乡愁之旅,或者,也叫做乡恋。

  在论坛闲逛,看到一帖子:“在河南郑州吃了一种捞面条,拌了一种很香的像薄荷一样的叶子,是和大蒜一块捣碎了,很好吃,就是想请教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叶子,什么菜?”

  做为河南人,我一看帖子里的配图就乐了,这种像薄荷一样的叶子,我可熟了,可不就是故乡的十香菜?

  这种菜生命力旺盛,长得有些像我们常见的薄荷,但又和薄荷不同,叶子小一些,香气又不一样,不如薄荷的味道那么又凉又麻,而是一种很独特的清香。

  很小的时候,我就认识它,在故乡,几乎家家户户房前屋后都会种上一些十香菜。

  它“皮实”的很,随便从地里揪一撮回来,栽在菜地里或者随便一个填了土的缺了口的破面缸和裂了纹的旧塑料盆子里,很快就会发出一片儿来,青青翠翠的,很养人眼。

  常常是一到春天,就会有邻居从这里不时地拔走一些十香菜,有时候一天有三四个人来拔,会把那本来青葱一片的十香菜拔成“秃子”。

  妈总是笑我不懂事,随手拿起水瓢,从门口的压水井里压出些清水来,浇在快被拔光了的十香菜根上。

  妈说,有苗不愁长,有根不怕荒,这十香菜不喜肥,就是缺不了水,只要浇足了水,三两天功夫,那里又是青葱一片了。

  妈早上起来总看趁着日头没出来就从压水井里压水浇菜,每次浇到十香菜,总忍住夸它,说人就要活得像十香菜,皮实好长,给点土就活,给点水就长,不娇气。

  妈人缘好,麦口的时候,很多应季的蔬菜还没有下来,妈会在从田里回来的路上,碰到一起回来的乡亲,随口问一声,院里有荆芥、十香菜,要不要摘些拿回去?

  那些嫂子婶子们并不客气,常常就会先到我们家里洗把脸喝口水,顺便从院里摘些荆芥叶回去拌黄瓜,摘些十香菜叶回去捣蒜泥做蒜面条。

  那时候人都忙,从地里回来,男人们都在树荫下聊天吸烟,女人们回家到里做饭。

  一会儿功夫,就听到从各家门里传来的女人们喊自家男人、孩子们回家吃饭的声音,大嗓门,听着却亲切。

  很多人回家一转眼儿功夫就又端了碗出来,我爸的碗里,总会有蒜汁十香菜,更会有切得很碎的黄瓜丝,有时候还会拔拉出个金太阳般的荷包蛋。

  但回忆里,妈妈的碗里只有碧莹莹的十香菜蒜汁,似乎从来没有“挖掘”出荷包蛋。

  小时候从未深究过这样的细节,而在此时的回忆里,却深深体会到八十年代初的父母亲养我们三个孩子的艰辛和不易。

  我想下次回老家,我会从院里亲自拔来十香菜,从厨房里的辫子蒜上揪下一头自家地里种的紫皮蒜,细细剥蒜,用清水细细清细那散发着清凉香气的十香菜——只是院子里再也没有了压水井,只能用自来水了。

  我会细细切,慢慢在蒜臼里捣碎,加米醋、村头老磨坊的小磨香油,加盐、清水少许,做一碗绿格莹莹的十香菜蒜汁,给妈做碗蒜面条。

  丢在面条锅里,捞出面条在冷水里一过,浇上十香菜蒜汁,还有,我一定记得给妈加两个煎成溏心的荷包蛋。让她吃着吃着,像小时候的我们,“挖”到宝藏。

  写这篇小文时,我顺手问了下“度娘”,发现十香菜还有一个官名儿叫“留兰香”,这个名字雅致,总觉得与他田间地头随手一插就活的“气质”不太符,但又一想到曾经在一种有“留兰香”香型的牙膏里刷出亲切熟悉的味道,这下算是对上了号。

  它还有很多小名,又叫绿薄荷,香绿薄荷、香花菜、香薄荷、青薄荷、血香菜、狗肉香、土薄荷等。

  其中以狗肉香尤其不知其可,说到底,我的心里,还是喜欢乡亲们叫他的名字,十香菜。

  市面有种调料叫十三香,那可是十三种调料做成的,而这一菜抵十香,可见故乡人对他那是真爱。

  原来以为与我从小相伴熟悉非常的它,竟然是个隐藏很深的“神草”,其传说竟然与黄帝和九天玄女有关,让人不由刮目相看。

  传说里黄帝与蚩尤战,蚩尤善巫蛊之术,对阵之时常以瘴疠之毒杀人,且能不吃不休,勇猛无比。

  使臣民栽种,用以强身健体、避秽驱邪,且不再畏惧蚩尤所施瘴疠之毒;又授予黄帝遁甲之术,以敌蚩尤,从而旗开得胜,擒杀蚩尤。

  想想这传说倒也与我们所处河南极为相配,这里本就是黄帝故里,有根有据,倒也相配的很,让十香菜平添了份神奇。

  回忆里,小时候我的们夏天生瓜梨枣的吃坏了肚子,妈会用十香菜煮水喝,喝后嗓子凉凉的,胃里暖暖的,就会好很多。

  刚才又查了资料,十香菜的功效是健脾消食,利尿通便,强身健体,醒脑开智。 看这功效,的确配得上九天玄女赠神草的传奇。

  在城市里,也会与十香菜来场偶遇,不再是土味十足,它不再是我熟悉的十香菜,它是陌生的“留兰香”。

  它会是时尚饮品的杯边点缀,或者是餐桌上一道特色小菜,但吃到口中,似乎再也找不回记忆里的滋味。

  它似乎离我的生活也越来越远了,那些与泥土相关的幸福与芳香滋味也离我越来越远了。

  一个小小的关于“十香菜”的帖子,后面引来了数百条的跟贴,有人说十香菜是薄荷,有人说十香菜是荆芥,有人说十香菜是蒮香,有人还发了图片来。

  更有人像我一样扯出一大段与这些芬芳植物相关的记忆的,答案不一,但似乎都离不开乡情、亲情和回忆。

  看着“楼上”几十层高的帖子,让我觉得,十香菜是什么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与这些芳香相伴的时光与记忆。

  让我们找到那些让我们唇齿留香的十香菜,让我们对他们说一声久违的问候,以慰藉那挥不去的乡愁。

  雪菲,简单冒傻气,有多年写字经历,工作与文字有关,爱文字却更爱生命,再老也相信未来可期的70后中年老阿姨。


上一篇:留兰香功效作用与养殖方法_草本植物大全-花田百    下一篇:留兰香油